You are Here: Home  > 我的報端論文集 (四)  Back

傑西言論集 (四) 

 

三十八、 陸生?中國生?吃人夠夠!                               2014 10 22

三十九、 台進 一個貿易老兵的呼籲                                  2016.04.26

四十、     駐外單位不理新南向?                                       2016 06 11

四十一、 無限放大仲裁 瞎起鬨                                          2016 07 15

四十二、 請別拿「御用」兩字汙辱周牧師                       2016 08 08

四十三、 一例一休將錯就錯?                                           2017 06 11

四十四、 一例一休很進步?                                                 2020 06 17

四十五、 為了一隻猴子綁住九十九隻猴子 自由廣場      2017 08 05

四十六、 請恢復食品GMP 搶救食品生技業的國際市場  2020 09 26

 

 

三十八   陸生?中國生?吃人夠夠! 刊登於自由時報 2014-10-22

     讓中國人在台灣耀武揚威不正是bumbler 潛意識裡一直想要的,也是騙得選票後,一心一意要促成的嗎?表面上看,曾有人可能過度樂觀的以為,這些學生會因在台灣「見聞」自由民主開放的社會,回去後可以改變中國。一個人或有機會因覺醒而改變,但如以為可以安心的犧牲台灣民主,等待中國的民主來遂行其「大中國統一夢」,恐怕是癡人作夢。被惡狼一口吞下還不自知。

 

    看看在台灣目前抬面上既得利益的馬英九之流,那一個不是吃台灣米長大,那一個不是在自由民主的歐美喝過所謂的洋墨水,那哈佛白讀出來的卻是毫無民主法治概念與素養,一心只想出賣養育自己的母親台灣給中國。在美國移民官前宣誓效忠美國,拿了綠卡、護照卻不當一回事,「宣誓效忠」對他們來講只是吃飯大便一樣的簡單。反觀在台灣,有許多如鄭南榕、廖中山、雷震、傅正,殷海光、周聯華……等等令人敬佩的知識份子,同樣吃台灣米,卻愛腳下踏著的這塊土地,遭受迫害、甚至於犧牲性命,只為了台灣未來世世代代能自由民主、決定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們的不同點在那裡?

 

    「絕對的權力帶來絕對的腐敗」,期待貪婪、既得利益者的覺醒猶如緣木求魚。但深根蒂固的「大中國一統主義」才是阻礙民主覺醒道路的最大障礙。「大中國主義」思惟的人像活在21世紀的「中世紀」人。中世紀人類認為世界是一個盤子,上面只有兩個國家,「中國(中土、Centrum、Center country)」在中間,「外國」在盤邊。一個地震,邊緣的人恐怕就要掉進無底深淵,不當中間國人,生命的輪子好像轉不過去一樣,各個國的王與民都像這樣看自己,全世界恐怕同時有幾百個用自己語言稱呼的「中國」或「中土」(像魔介說的)。笑死人了不是嗎?台灣絕不是邊緣!

 

    現代人都知道地球是圓的。沒有人是”中間”國。愛腳下踩著的這塊土地與鄰人比去肖想別人的土地重要。可是那群喝墨水讀死書的bumbler 們就是轉不出死胡同。其實最好中國分裂成六個互相尊重、互相合作友善的現代化小國,中國世世代代人民才會真正過幸福的好日子。但中國怕死了這個想法。大羅馬帝國與蒙古帝國帶給全歐洲人民的,只有殺戮與災難的記憶,現在歐洲各個小國自己管自己,每個不是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中國人都想移民去,不是嗎?忘掉「大中國」夢吧!

 

    三十年前,我有一次到洛杉磯做生意,一位台灣合作廠商打電話請我幫忙,拿五百美金給他從中國去美國讀書的表哥。這表哥一臉惶恐的到我飯店房間,生怕被任何人看到,他告訴我他是來學「美國的那套經營管理」。我問他這套很好,但回去能用嗎?美國這一套提倡的是個人creativity(創意)、hard working(勤奮)、aggressive(積極)與 cooperative(團隊),之後保證帶來個人的incentive (利益)成為(motivation)動力;中國共產制度下,導致收工鐘一敲,每個人立刻放下手中東西走人。他聳聳肩表示無可奈何。當時希望他了解制度不同在那兒,已忘了他是誰,或許他還在美國,或許他已回中國後成為異議份子,希望窮人家小孩不是太子黨之流,也或許……。重要的是有否進化、改變那自卑又自大的「大中國愚想」。

 

    天安門事件之前,朋友帶美國投資人去中國,北京人告訴他:「你們台灣人真可憐啊!在沒有文化的荒島流浪了四十年!」,「我們窮、窮得有志氣,不像你們台灣人靠蔣介石偷我們的錢去給你們花,才有好日子過」。一個被長期愚化的人民,沒機會張開眼看世界,永遠不會覺醒。中國來的學生如此自卑又自大、侵門踏戶,甚至於挾帶政治目的,離覺醒之日恐怕更遙遠。連一個在中國近代史向上提升影響最大的「東方之珠」香港都豪不猶豫的想毀滅它,這個邪惡帝國恐怕不應以正常人類看待。這些來台灣求學的學生在這部份進化了嗎?

 

    二、三十年來,中國的第五縱隊成功地分化原已快完全族群融合的台灣藍綠,被分化後的Bumbler們「寧可與敵、不願與鄰」的自卑又自大的「大中國」心態,完全忘了他們父執輩當年「殺朱拔毛」、「不共載天」、「國仇家恨」的記憶,選擇與用一千五百顆飛彈威脅、隨時想吞掉你的中國交好。台灣人民能否脫離這旋渦,要靠台灣人的集體意志、決心、堅忍,全力以赴盡速結束食古不化、堅持「大中國愚想」的國民黨bumbler政權,找到台灣唯一的生機。

 

 

三十九、 台進 一個貿易老兵的呼籲  刊登於自由時報 2016.04.26

    二戰後,德國與日本經過二十五年發展,到一九七○年代,同樣走到新、舊經濟轉型之際的困境(就像一九九○年代的台灣)。當時,這兩國不約而同地推動產業結構升級工程,以大規模的「國內產業策略聯盟」進行轉型。日幣才得以自四十五年前的三百兌一美元一路升到現在的水準,德國也一樣。

 

    德、日「策略聯盟」的主軸,不是降低生產成本,而是用既有產業優勢,整合資源,研發創新產品,打團體戰、掌控國際市場。結果是國內好飯大家吃,也保證大家有好飯吃。

 

    而台灣新、舊經濟轉型的關鍵年代,在二十五年前李登輝總統執政時期開始,可惜的是扁、馬未再堅持李總統的「戒急用忍」,反而讓產業界一窩蜂忙著「西進、南進」,一味追求更廉價的生產成本,卻不知在所有這些「進」之前,最重要的是「台進」—台灣產業策略聯盟。於是這十六年來,好飯只有老闆吃,實質結果是,一盤散沙,最後大家都沒飯吃,造成今天經濟烏鴉鴉的慘況。

 

    德、日的產業策略聯盟,各產業公會的領導者具有強烈愛國心與寬廣的領導力,是最大的關鍵;而政府部門能深入了解產業優勢與困境,進而製訂合理的產業政策,甚至於一個新的環保標準或勞基法也要分成五年五個階段用二十五年來達成,讓產業有漸進調適的財、物力。而不是一次趕跑或讓它們夭折。

 

    相較之下,台灣多數的產業公會,這十六年來遊走兩岸,甚至挪用公資源擴展私人的中國企業版圖、敵我不分的投機份子居多,想都別想策略聯盟。而國家領導人卻完全狀況外。扁馬多次提到要諮詢的「台商」,竟然不是在台灣累積每個分毫成為國庫稅基、兢兢業業升級苦守台灣、支付廣大台灣勞工薪資的「真正台商」,而是那些利潤在巴拿馬,產業在中國,看病回台灣,甚至是甘為中國鷹犬回來耀武揚威的所謂「台商」。十六年下來的結果當然是「台退」,即將就任的蔡總統會很艱難。

 

    但台灣還活著!中國人就很難搞懂台灣去了那麼多錢,怎還能活著?台灣自始僅有、也還有的,其實是善良勤奮認命的人民,與一代代更懂得民主真諦—愛自己腳下土地的新人類。這是蔡總統治理台灣的本錢。請好好守門,去蕪存菁,全盤規劃各產業的策略聯盟型態、R&D與marketing「轉點」,重建台灣經濟實力!

 


四十、 駐外單位不理新南向?  刊登於自由時報  2016-06-11

    上月,一位傑出的越南進口商人向我抱怨說:他去越南台灣代表處辦理來台簽證時,感覺好像台灣外交人員都把越南人當作偷渡客。他跑遍全球,只有台灣讓他有這種不舒服的感受。相較之下,日本人給的是十足溫馨服務的態度。

 

    日本外交簽證第一線人員,首次面談接觸時,一判斷他是進出口商人,立刻通知主管接待,主管親切的詢問:您到日本有需要任何相關旅遊、商務的協助嗎…等等。讓他愉快的去日本,內心充滿合作的期待,可知日本的駐外人員與國家經貿政策是一致合作的。他的台灣簽證卻充滿羞辱與歧視。首先,台灣簽證,除了要求提出台灣合作公司邀請函之外,還要求提供相當金額的存款證明或房地契證明來抵押(十分像四、五十年前台灣人去美國、簽證時所受的待遇,當年,好似認定台灣人都是要去賣身或要跳機的一樣)。這些也難不倒他,離譜的是,他不是直接越南台灣來回,一趟出訪好幾個國家,並沒有從台灣回越南的機票,台灣簽證人員質疑他沒能秀出台灣越南來回機票時,竟要求他回越南後還要回來報告他這趟台灣的參訪情況。台灣人去越南旅遊、洽公,辦簽證有被同樣的要求嗎?試想,一位首度來台灣參訪國際商展、尋找採購商機的越南商人,一定會有合作公司邀請函嗎?

 

    這樣的外交人員是「多年媳婦熬成婆」、自卑又自大的反射心態在作祟吧!台灣給越南人簽證的要求與越南如此的不對等,以往或許是仍有些許如馬卡茸「我現在把你當人看」的上國心態,當歐巴馬都懂得去越南小吃店吃牛河粉、當日本都懂得要珍惜東南亞國家合作商機的時候,當台灣新政府號稱要分散風險、與鄰為善、提出「新南向政策」時,是否有必要檢討我國簽證的要求?使之合理對等,是否我國的駐外人員要調整長期以來的小「上」國心態、與國家經貿政策同步?好好思考如何善待我們的鄰居,贏得(包括越南人)台灣未來重要夥伴的互敬與合作。

 

 

四十一    無限放大仲裁 瞎起鬨    刊登於自由時報    2016-07-15

     不要誤以為,太平島是在周圍空曠無一物的南洋大海中,有機場、駐軍,我們台灣就可以拿圓規二百浬一畫,圈出我們獨享的漁區、任意挖掘海底資源。事實非如此,大家可以Google衛星去太平島看看,該島所在位置方圓一七○浬半徑裡面,有大大小小約五十個島、礁分佈其中,太平島只是幾個較大島嶼中的其中一個,太平島距離高雄約一千二百浬,距菲律賓的巴拉旺島只有二○七浬。

 

    台灣人不必隨中國起舞,應與鄰為善。硬要劃二百浬為自己的經濟區是不合理的,幾十年來台灣政府也從來沒有真正如此執行過(也沒有能力執行,喊爽的),只是經常要海空軍千里迢迢辛苦的運補守軍。

 

    十二浬外成為公海,並不是台灣漁船不能去捕魚,事實上也一直是大家都可以捕魚。我們應要有所節制,與鄰協調共享,不必「刺牙牙」!可惜現在台灣竟然要派軍艦去蹚渾水,新政府中的「中國人們」快快拱個出兵護島是故意的,急當中國的馬前卒,但是民進黨人也跟著瞎起鬨,肯定把自己弄到灰頭土臉!

 

    其實,中國強調他們的南海主權(涵蓋台灣),是繼承自已滅亡、不被他們承認的「中華民國」,就好像聯合國的席位是取代蔣政權的「中華民國」一樣,只是他們又要把它改成「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意在挑撥、利用台灣來當工具,甚至於孤立台灣,居心不良。台灣如與中國沆瀣一氣(馬英九一直在做的),等於承認台灣也是他的領土範圍,百害而無一利。蔡總統還是趕快專注各項讓台灣起死回生的改革、自立自強才最重要。

 

    荷蘭海牙仲裁法院對南海主權的仲裁結果這件事,也正好凸顯一再排拒稱自己為台灣、死抱拿不出去、護衛不了主權的「中華民國」國名的荒謬,也要台灣全國人民都覺醒,不要再阿Q,趁天還亮,戮力團結一致,尤其是新政府,要誠實、積極的推動以「台灣」國名進入國際社會,刻不容緩!

 

 

四十二    請別拿「御用」兩字汙辱周牧師 刊登於自由時報      2016-08-08

    媒體報導標題稱前日病逝的周聯華牧師為「蔣家三代御用牧師」,媒體實不應將周聯華牧師形容為只專服侍「宮廷」、「權貴」,這是誤導。一個偉大的牧者是不分強權弱勢、不分貴賤的,周聯華牧師就是。他雖曾為蔣家三代主持追思,但他也同時為千千萬萬的無權勢人施洗,也為千千萬萬無權勢基督徒證婚、主持追思。

 

    周牧師雖是基督教浸信會牧師,在一九六四年卻到台南參加基督教長老教會台灣一百週年紀念遊行,而一同受到白色恐怖壓迫。八十歲那年在懷恩堂封口證道,他請長老教會高俊明牧師的夫人高李麗珍師母為他做見證時,他說,白色恐怖受壓迫時,最支持奧援他的其實是長老教會;高師母也說,當年周牧師對長老教會非常照顧、幫助。

 

    二○○四年阿扁連任、紅衫軍之亂時,周牧師還特別在台北市濟南長老教會,舉辦「全台基督徒為台灣禱告五十天」的活動,希望台灣基督徒不分宗派、族群,過來一起為台灣的祥和、平安禱告。他曾說,因族群挑起的不愉快,是沒有必要的。他說,有一個美國外科醫師朋友到非洲行醫,這位醫師為白人開過無數的刀,第一次到非洲為黑人開刀,感覺非常恐懼;但在刀子劃下後,他發現黑皮膚只是表面,其實皮膚裡面,無論黑人、白人都是一樣的。

 

    二○○六年,已經「封口」六年的周聯華牧師,有感於時局紛擾,決定打破沉默,公開佈道。從那年七月二十三日起,一連八天,在台北市濟南長老教會主講「和平的福音」。當時周牧師呼籲停止謾罵、抹黑,在台灣這塊可愛的土地上,應該充滿和好與和平的福音。不必挑起族群的問題,因為「我們都是同一種人,都是上帝的子民」。

 

    周牧師對台灣充滿深深的愛,九十六歲高齡仍從事寫作、佈道,是智慧的長者。縱使在生命的最後一剎那,疼痛中仍控制好車子、停車,沒有讓任何其他人、車受到波及,令人感動!三十五年前,他是平凡如筆者的施洗者、證婚牧者,我思念他!

 

四十三 、  一例一休將錯就錯? 刊登於自由時報      20170610

        台北美國商會抨擊勞基法修法大開倒車。林全院長說︰「一例一休才修法通過,若再修法,這是非常冒險的做法,我們要維持政府一定的穩定性,現在重啟修法會讓勞工不安。」事實是,一例一休窒礙難行,已經哀鴻遍野了,還不速思修法?再不快點修法,才真會讓所有勞工、產業經營者不安!所有的帳將很快都會掛在現在執政者身上。

 

        美商會五項修法建議誠值得參考,包括:一、擴大工時彈性,將四週變形工時開放至各行業;二、休息日加班時數核實計算;三、放寬特休假管制,未休之特休沒必要當年度結清;四、場外工作(即外勤勞工)的適用行業範圍應擴大;五、修法前舉行公聽會,執行要有緩衝期。

 

        別以為「一例一休」就是改革、進步,台灣的真正稅基主要來自中小企業與傳統產業,全世界經濟先進國家沒有人只看新興IC產業、鄙視中小企業與傳統產業。台灣中小企業與傳統產業此刻正面對全球競爭壓力,無不積極研發創新,需要投入更結實的人力物力。台灣國家經濟成長一定要靠勞資互相扶持、企業策略聯盟,才能達到產業升級,提振國家競爭力。但「一例一休」隱藏不合理無彈性的工時規定,已經把他們逼到牆角。新法讓雇主害怕動輒得咎、縮工減少接單,員工想做事賺錢卻沒工作可做,收入減少、成本增加、物價跟漲。

 

        「彈性工時」是個很重要的進步因素。瑞典IKEA就讓設計師不用打卡,不限工作時間,一星期不來也沒關係,半夜要來工作亦可,只要設計出東西來。筆者的瑞士朋友,許多半夜還在辦公室要把事情做好才走,此情況比比皆是。台灣人本質是勤勞優秀的,當年台灣的經濟奇蹟,是勞資共同勤奮工作堆砌成的。「一例一休」的內涵,甚至於勞基法裡,會分化挑撥勞資關係、毀壞台灣人勤奮本質的部分,就該修法。

 

 

四十四 、 一例一休很進步?    20170612

      去年當蔡總統任命林全擔任行政院長時,本以為以林院長主計長的出身背景,或許會以更高的視野,完全明白台灣總體經濟的病灶,清楚這些還在台灣兢兢業業打拼的中小企業與傳統產業才是台灣真正的長期稅基,懂得該如何領導規劃、結合中小傳產與創新、生技、IC產業,讓台灣從這二十年來錯誤的西進傾中政策導致GDP嚴重下滑的慘況起死回生。豈知,林院長眼高手低,懂財政不懂總體經濟,要不是完全沒有進入狀況,就是還被錯誤的經濟病灶綁架。『一例一休』或者『週休二日』其實不該是爭論的重點,只有每週工時的調整制定才是政府該做的事。全世界各個國家每週工時的調整,都是反映各該國的經濟情況與工作效率,一個窮國不會因為每週工時調少成38小時就變成富有,一個富有國家不會因為工時調高成42變窮,瑞士曾經公投否決從42小時成40小時。四十年前印尼碼頭約150工人卸一條船貨,分成五班,30人在工作,其餘120人蹲在碼頭等輪班,主因是沒工作只好大家輪,又因為沒好的設備與技術,20天才完工。同樣的工作,在台灣20人做7天,在日本只要15人做4天,可見技術效率、設備投資與敬業精神才是進步重點,不是每週少工時就是進步。令人驚奇的是,這個政府此刻正在分化、引導人民走入勞資抗爭的死胡同,甚至於有人認為二十年來薪資水準的降低是因為企業老闆的壓榨、不肯付高薪,不知此乃政府的錯誤經濟政策導致國力GDP下滑所致。

 

    二戰後,德國與日本經過二十五年發展,到一九七○年代,同樣走到新、舊經濟轉型之際的困境(就像九○年代的台灣)。當時,這兩國不約而同地推動產業結構升級工程,大規模的「國內產業策略聯盟」進行升級轉型後,以超強實力走上『國際化』。日幣才得以自四十五年前的三百兌一美元一路升到現在的水準,德國也一樣。二十五年前開始,台灣面臨同樣的新、舊經濟轉型的契機,可惜,那個政府應該帶領全國企業家與人民互相扶持、產業集中火力投入台灣『策略聯盟、產業升級、提振國家競爭力與國力』的『台進』關鍵年代,政府完全失職。二十年來假藉『國際化』之名,扁『西進』、馬『傾中』,讓一味只追求更廉價勞工的爛咖一窩蜂往外跑,錢進中國、掏空債留台灣,再加上國民黨忙著利用控制國家金融體系帶頭洗錢,縱容自私商人優游開曼、巴拿馬、維京群島逃稅天堂,台灣GDP下滑,政府稅基急劇縮水,還領頭雇派遣工、帶頭拉低工資,台灣薪資水準倒退二十年是必然的。更扯的是,馬扁多次諮詢的「台商」,竟然不是在台灣累積每個分毫成為國庫稅基、兢兢業業升級苦守台灣、支付廣大台灣勞工薪資的「真正台商」,而是那些利潤在巴拿馬,產業在中國,看病回台灣,甚至是甘為中國鷹犬回來耀武揚威的所謂「台商」。

 

    在這台灣面臨國家經濟與企業困頓、年輕人就業困難、薪情低落的時刻,新法忽視個別產業工作時段需要彈性調整的特性,表面上『一例一休』偏向勞方,實質內容卻夾帶硬梆梆的工作時段設定,框限經營活力,讓企業主動輒得咎、害怕各種罰款上身,被逼到牆角,乾脆縮工減產、少接訂單,員工想要因勤奮工作得到INCENTIVE的機會沒了,讓絕大多數早已勞資一體、一條心的好企業被扭曲變形,人民被分化成勞資對立。至於那些所謂的『壞慣老闆』,早就學回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中國功夫,也照樣會有漏洞鑽,可以繼續我行我素。

 

當台灣產業優勢不見了,人民薪資水準更下探,大家沒錢花,物價往上波動,再多的休假做甚麼?想放長『無薪假』嗎?國家稅基、產業、經濟衰退失靈,政府沒錢要出賣山林或港口來填補稅收赤字嗎?這可是現在進行式的『三輸』,請蔡總統『三思』!

 

四十五、 為了一隻猴子綁住九十九隻猴子 自由廣場                          2017 08 05   

中部某縣市有網球場,七月一日突然宣布,配合一例一休新法規範,球場替代役管理員的工作時間,改為週一至週五每天上午八時至下午五時開放,星期六、日停開;也就是最少人運動打球的時間開放,最多人運動打球的時間(清晨、黃昏、週末假日)關門。所有運動打球的人罵翻,經反映給縣長,告知所有不滿全都會記在民進黨身上時,縣長便順應民意,改將六、日開放,但民怨已形成。

 

沒有人能百分之百算準颱風放不放假,一友人表示,上次許多縣市放了一個風和日麗的颱風假時,打電話想去桃園某餐廳訂位用餐,老闆無奈地說:「我也很想開張,但今天是颱風假日,我需依規定付三倍薪水給員工,成本實在太高,只好休息。」大家都搖頭說,一例一休新法規範太離譜了吧!不論是真是假,言之成理,蔡政府又被罵翻!

 

台灣僱用許多外勞的公司也開始頭痛了。原先,外籍勞工高高興興、好好工作是因公司有給食宿、給加班,花那麼多仲介費(幾乎是第一年全年薪資)來台灣,就是想多工作賺錢,配合經營者接更多訂單,住在廠內生活安定,三年存錢回家鄉,台灣政府也會有更多稅收。一例一休新法實施之後,許多加班時間的限制與數倍給付的新規定,讓經營者只好少接單、減少產量來因應,外勞被迫休假卻無處去,也沒得另外打工。其實本地勞工也同樣面對收入減少的景況,政府、產業與勞工三輸的慘況,正在全國各產業發酵中。

 

現在政府用這一例一休新法,把國家的稅基—產業界當猴子耍嗎?沒有能力治理好那一隻精明調皮的猴子(把醫師、工程師操到爆肝的財團與高科技產業),卻把其餘九十九隻原來和平快樂相處的猴子(本來就已勞資同心一體的其他各種產業)全部一起扣上腳鐐鎖鍊,讓大家全都動彈不得。難道是要台灣人忘卻固有的「服務精神」?難道是要處罰台灣人固有的「勤奮美德」嗎?哪天,這些猴子全都翻臉,自信管得了嗎?這樣的僵固蠻橫,還不修法,對嗎?

 

 

四十六、 請恢復食品GMP 搶救食品生技業的國際市場  2020 09 26

二○一五年馬政府時期,經濟部工業局明令廢止台灣食品GMP,造成台灣食品走不進國際市場的危機,五年之後的今天,更擴大發酵,衛福部食藥署恐怕得趕快止血,否則會大大傷害台灣食品產業與執政信譽,何況這更關乎台灣整體國家利益。

 

二○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馬政府因大統食油醜聞、門神危機,把涉案出事魏家擔任理事長的GMP發展協會廢止,改以民間「無強制力也尚無國際公信力」的TQF來取代。台灣食品廠商為了與國際接軌,只好做ISO/HACCP的認證,但偏偏全球仍舊以國際公認的GMP為標竿。衛福部食藥署雖有為廠商、商品核發自由銷售證明(FSC)的機制,但這證明書上登載的內容(相較於他國)過度簡約、網路登錄制式格式過度僵化(例如美國的FSC都能詳記生產已符合要求的各項檢測規範與生產出處,台灣FSC卻做不到),讓台灣廠商被國外食安管理官方要求還要附帶提出許多的驗證文件來佐證這份FSC的效力,尤其難的是被要求提出台灣已拿不出來的GMP證書,真是讓規規矩矩、守法的台灣食品廠商寸步難行。

 

長期以來,台灣的食品藥物管理是出名的嚴苛,因此東協諸國對於台灣生產品質的態度是,只要有台灣GMP認證的食品,就很容易取得進口許可,有台灣GMP認證工廠生產的保健食品都會核許藥證,一般藥證期限是五年,也就是說二○一五年取得的許可證或藥證,二○二○年就全部面臨沒有GMP來延長效期/換證的困境,五年來,台灣新產品在東協取得許可認證更是難上加難。前陣子印尼代表處成功地與印尼官方協商,通融台灣化妝品以工廠的ISO/HACCP取得換證。但畢竟這是「單項通融」,不知台灣各駐處能否都速與東協諸國針對食品、保健食品、化妝品全面協商、取得「ISO/HACCP認證通融」,讓吳秀梅署長前陣子曾經「有想恢復GMP的訊息」這件事成真?唯恐曠日廢時,業者忐忑不安。

 

至於因此自二○一五年起,台灣大小藥廠,需全面升級成PICS/GMP所增加的龐大資金成本壓力非常大,會有七成以上無力轉型、關廠的危機,非簡單言語可形容,在此不多贅述。期待台灣衛福部食藥署能速擬對策,救救台灣食品生技產業的國際商機。